立黑洗衣露☆

这里立黑w
文画渣兼老咸鱼一条,混圈众多,产粮甚少。希望能找到同道中人一起快乐论道(›´ω`‹ )

《写给小姑娘的情书》

这个世界并非一如既往,一成不变的,它变化的时候,正是我的机会。

以前我总抱着这样的希望,每日奔波来回,跌跌碰碰满身是伤,却依旧不放弃寻找。

如果能触碰到光明,如果能得到温暖,那么哪怕只有一小点,我也想要去追寻。一个人想要得到爱,这并不可耻啊。

多么好的阳光,多么可爱的人。一出现满世界都被照亮,人光是看着都会变得快乐坦荡。

正因为我一无所有,不知好歹,才更有资格去追逐太阳,张开怀抱去拥住它,哪怕会被误解,会被刺伤。

我喜欢吃辣,喜欢新鲜出炉的肉烧饼,喜欢热乎乎的麻辣烫;喜欢暖融融的拥抱,喜欢毛茸茸的猫咪,喜欢清晨的曦光,喜欢正午的烈日,喜欢傍晚的红霞,更喜欢缩在我被窝里的你。

你很好,你是一个小太阳,真的很温暖,和向日葵真的很搭,莫名其妙想到这个真的是万分抱歉。但是我要说,我喜欢你,就像向日葵喜欢小太阳。一旦紧紧抱住,就不想放开了。

                                  ——《写给小姑娘的情书》

新的孩子,好像是第四个儿子了
快乐鸽手今天继续快乐挖坑(›´ω`‹ )

【华武】《你开心就好》番外.你们所不知道的真相

(作者有话说:只是纯粹的整理伏笔而已,而且重要的东西在后面,我绝对不会剧透的,这只是整理伏笔不是剧透哦。)
前文可搜tag“你开心就好”。

1.武当后来找上了那时候纠缠华山的小贩,赎回了华山押在他那里的玉佩。

并且因为小贩无意间的说漏嘴得知了华山接了他的红榜,但是却没有拆穿而且还把戏演下去了。

因为他想泡华山,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2.华山站在武当窗外听他洗澡的声音的时候,武当就已经听到了,并且听到他在外面用剑气砍寻人蜂,但是他不知道华山在外面写他的本子。

3.寻人蜂的蜂尸是华山干的,也是华山把蜂尸寄给高亚男让她“好好利用,不要浪费”的。

4.武当知道华山给高亚男寄信,并且拦下了送信的申通大师做了点py交易:在信的后面尊敬的问候了高亚男师姐,并诚挚的说有时间会和华山一起回来看看。

高亚男师姐为了师弟的一生的幸福(?)就把这件事瞒下来了。

武当连要去华山穿的狐裘都弄了一件嗯。

5.华仔到处都是破绽,武当一直都在很努力的演戏配合他,并表示很辛苦。

【华武】《你开心就好》(四)

(作者有话说:一章比一章短系列……下一章会长回来的,顺便少林和暗香也准备出场了。
前文可搜tag:你开心就好)

清晨,武当长身玉立于山门旁,右手垂在身侧,无意识地摩挲着手中一条有些陈旧的玉佩穗子,眉目里有了几丝焦躁。

他抬眼望着山门外的松涛竹海,半晌,叹了口气收起玉佩穗子,慢慢地举步顺着下山的石阶迤逦而行。

走到半路,果然看见了正在艰难爬梯阶的华山。

“安少侠,早上,好。”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好字特意咬得重些,礼貌恰当的表达了主人现在的不满。

“呃,易道长早上好啊,没想到你居然特地下来迎我,真是让我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呢,呵呵,呵呵……”

“因为见安少侠久久不来,有些担心,就下来看看。不过现在看来你并无大碍,我也就可以放,心了。”

“呃……昨晚有些急事要处理,一时不察误了休息的时辰,今早便……有些不太灵醒,易道长见谅,见谅……”

“无妨,咱们这就走吧。”撇下礼节性又干巴巴的一句话,武当淡淡地转身继续缓缓下行。

华山寻思着,这莫不是生气了?唔,果然是娇贵人儿,只是这事儿的确是自己不对。况且……

想起了昨夜和申通大师的一番“商谈”,他可以确定一些事情了。

华山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了一个愉快的弧度。手里佩剑和新换上的玉佩穗子随着他的动作磕出一串细细碎碎的叮当响。

落花有意流水也有情,看来这次消夏节同行,可是十分的有意义呢。

【未完】

最近拍的风景合集,都是在佛山拍的。

【华武】你开心就好(三)

放放我家暗香帅崽镇楼^q^

(作者有话说:不要问我为什么一章比一章短,因为我没有大纲还企图埋伏笔,已经卡住了……顺便少暗华云准备上线了,道长和华仔的名字也已经定下来了。前文请搜tag:你开心就好)

                             (三)

今天,我们亲爱的高亚男师姐收到了一个由申通大师捎过来的包裹和一封信。

她看了看信封上的署名,然后拆开信看了看。看完后表情变得有点复杂。

她用剑尖轻轻挑开包裹,拆开来一看——一块粗布包着一堆的寻人蜂蜂尸,仔细一看都被剑气削掉了翅膀。

再想到信里小师弟的话,她的表情变得更加变幻莫测。

站了半晌,她叫来一个弟子:“去,找坛酒来把这些泡上,什么?没有酒了?那就去你齐师兄脚边挖一坛出来。”

看着那个弟子接下课业哭丧着脸走开了,高亚男继续低下头看信。正面看完,又翻到了背面。

看到信的背面与正面全然不同的字迹,她看了半晌,忽地笑了。

“大师姐在笑什么?”那个弟子又凑了过来。

“哦,没什么,就是想起小师弟的生辰快到了。”

“他往日不是都在山下酒馆一个人过的么?还不许人来。”

“不,我有种直觉,他今年会回来过的。”

“唔……直觉啊……”

“你怎么还没去拿酒?”

“呃,我喝个胡辣汤就去,马上,马上……”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让我们把视线转向另外一边——

武当把一个钱袋递给了申通大师,申通大师拈了拈袋子的重量,满意地笑了笑,向武当做了个揖转身走了。

武当抚了抚手里的狐裘,想着之后的华山赏雪行程,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

“易道长——易道长?你在这儿呀,我找了你好久。”武当一抬头就看见华山向他招着手走过来,他回手将狐裘收进了剑匣,笑着迎了上去。

“我来山门这边办点事儿,顺便还打听了一下,听说金陵那边最近要办消夏节,很是热闹……我便想,要不要下去看看。”

“诶,好巧,我刚刚在闲逛时遇见了小萧道长,他说两日后他要在金陵那边开什么签名会,邀我一起去,还说多带几个人更好呢……”

“如此……安少侠的意思是,我们不如结伴同行?”

“正是,不知易道长可愿受邀?”

“可以,两日之后我正好无事。”

“那便定下来了!两日后辰时我们在这里碰面,如何?”

“好,我还有课业未完,先走了,安少侠随意。”武当向华山微微颉首。

“好,那么在下就告辞了。”华山也向武当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在华山顺着山门蜿蜒而下时,却看见了……一颗……一颗松涛竹林中兀自闪亮的光头。

他眼神微烁,展开身法从高陡的山崖上一跃而下,御剑追了过去。

【未完】
(顺便说下他们的名字,武当:易渔,华山:安裕)

最近的辣鸡画儿^q^
p1由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的离家出走的喵喵柒
p2多肉结构练习
p3之前关于耀黯灵魂互换的沙雕脑洞
(喵喵柒真的好可爱可是我画不好人体^q^sorry)

【安雷安】明枪暗箭.下(素材堆积)

(立志写糖和段子的我堆了一堆虐梗素材emmmm……真的是素材你们别不信啊)

骑士曾经有过一段光辉的岁月。

保护美丽柔弱的小姐,与恶徒悍然搏斗。

只是后来心里只空余一腔漠然。

                                               ……

“大赛里可没有所谓的无辜之人,傻逼。”海盗抹了抹脸上被剑锋划出的血痕,如此对着他嗤笑道。

他用双剑将两位瑟瑟发抖的小姐稳稳地护在背后,对海盗们发出一声极不赞同的冷笑。

“就你背后护着的,可也不是什么娇弱的小花。”

“不用你管。”

海盗定定地看着他半晌,突然放肆地大笑起来。双胞胎姐妹瑟瑟发抖地缩在他的背后。

“噗嗤,傻逼就是傻逼,脑子里一根筋,算了,不和傻逼一般见识。”

海盗头子招招手,海盗团的其他人全都围了过去。

“走了走了,懒得看这叽叽歪歪的。”

海盗头子摇头晃脑地往前走,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微微低头凑到他耳边。

“我也挺期待你和她们会发生些什么呢~”

“小心别死了哟。”

“什么意思你!”他听到立马横眉冷对海盗头子,要不是空不出手可能还会揪着他衣领质问。

海盗头子头也不回,悠闲自得地走了。他本来想追上去,但是衣袖被小姐们扯住了,再想去也已经追不上了,只好先安抚着她们。

当天晚上他吃过小姐们煮的快餐面,躺在篝火旁脑子里来来回回循环播放着海盗头子的话,脑袋不觉有些混混沌沌的。

他眨眨眼睛,困倦得睡着了。

朦朦胧胧间听到身旁窸窸窣窣的声响,伴有咔嚓的两声轻响。

刀剑出鞘的声音。

战斗的本能使得他的头脑得到了瞬间的清醒。他突然发觉头脑浑浑噩噩,四肢发软。一睁开眼睛,正正对上拔刀对准他的双胞胎姐妹,以及在她们背后,岩壁上宛如一个影子一样的海盗头子。

海盗的脸在火光中若隐若现看不真切,唯有嘴角那抹嘲讽的弧度,他想他这辈子都忘记不了了。

寒芒一闪而逝,血花四溅,有几滴溅进他的眼睛,他呆愣着,慢慢抬起手揉了揉,眼前晕开了一片血色。

那一夜之后的骑士还是依旧爽朗阳光,只是再也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骑士道义从此只是一层披饰完美的外皮,他对于任何明枪暗箭,都学会了还以颜色。

如果有人给他暗箭,他从来不拔,只等遇上时,要狠狠地捅进他们的心脏里去。这样,才对得起他们的艰辛努力。

只有一个人,明枪暗箭他当场就给他了结。明枪就对着他的面门刺回去,暗箭就对着他的背后捅回去。反正这个人总能完美接下,再对他还以颜色。然后他们还可以酣畅淋漓再打一个来回,真是妙哉妙哉。

【安雷安】明枪暗箭.上(素材堆积)

        骑士游刃有余的爽朗外表下,其实藏了很多的黑黑烂烂的东西。

        背后的暗箭他从来不拔,只等遇上主人时把箭回敬给他们,要稳稳的插在他们的心脏上,才算对得起他们的“实力”。

        不过只有一个人给的明枪暗箭,他都会认真的一一化解,然后拿捏着分寸回敬回去。虽然美名曰骑士道义,但是自己心里清楚这是什么。虽然放开手脚以那人的实力也不至于会死,但是还没到时候呢。

        每次激烈的交锋,当剑尖和锤头相遇时的感觉总让能他心脏蜷缩一下,再舒展开。

        什么骑士道都忘干净,能打这一架淋漓尽致,就是痛快。

        明枪就直接对着那个人面门刺回去,暗箭就对着那个人背后直接捅回去。

        他很放心,反正那人每次都能安稳接好,还能再还以颜色,然后他们还可以再来一个来回,真是妙哉妙哉。

        只是这家伙总是要破坏自己的计划。

        原本他已经计划好了,等过完这次比赛就继续找他决斗,却冷不丁又听到了他被人围剿重伤的消息。

        啊,计划被破坏的感觉真是不爽。

        我可是个正直严谨的金牛座。

        然后骑士拎起双剑,一个人直进营地,来往的人看见陌生的人进来纷纷上前阻止,全部被他砍倒在了地。
啊,真弱,这么弱的家伙再组团也不可能伤得到他的,

         到底是谁呢……

         营地里乱成了一锅粥,被打了个措不及防的人们终于醒过神来,看着站在营地中央的人甩掉了剑锋上的血,慢条斯理的开口。
      
       “叫人啊。”

       “安迷修,你疯了?!我们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了?!”

        众人视线中央的骑士抹了抹衬衫上的血渍,缓缓扭过头对着说话的那个人笑了笑。

        寒芒一闪,血花四溅,骑士后退几步巧妙地躲过了那人喉头喷涌而出的血,他不想后面去找海盗的时候身上脏兮兮的,会被调侃。

        微笑地看着人捂住喉头嗬嗬地喘着倒地,他耐着性子再问了一遍。
     
        “该叫人了吧?”

        这个海盗背上的暗箭,他要帮他拔一拔了,不然之后,不好安排和他的决斗计划abcd。

【未完】

【华武】你开心就好(二)

(原创角色,因为作者不会取名所以暂时没有名字……后面会让他们互通姓名的,大概……
顺便前景提要和大概故事走向可看第一章,这章有点短,就凑合凑合……
以及作者就是想欺负华仔,不为什么[叉腰])

                                 (二)

         这是华山悄悄尾随(划掉)暗中保护武当的第一天。
       
         一边在窗外看着隔开了哗哗水声的屏风发呆,一边手里却捧着个小本本运笔如飞。

        “他动人的身姿在一片水雾中若隐若现,长年掩在道袍下的肌肤如白玉般温腻无暇,他朱唇轻启,曰……嗡嗡嗡……??”

         华山正攥着笔想得入神处,还下意识摸了摸鼻子,闻声抬头不满地看向打扰了自己思路的罪魁祸首。
一抬头就正对上一双漆黑如墨的……虫眼。

        感知到寻找对象就在房间里,正准备飞进去的寻人蜂:“……嗡嗡嗡……!!!”
        
        只见华山面无表情,出手如电,转眼之间就将寻人蜂冷酷无情地戳死在窗边。

         远处松涛竹海,风吹叶窸窣。本是让人感到心旷神怡,道心通达的美景,此刻却布满了一只只小小的黑色身影,嗡嗡声如丝如缕,不绝于耳。

         华山面无表情地用笔尖把虫尸从窗框里挑了出去,合上了小本本抓在手里扇了扇,环顾四周,轻啧了一声。
烦人。

         夏天的虫子就是多,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打蚊子的技术。

        ……才怪。

        等到武当终于洗好了澡,穿戴整齐从房里出来的时候,放眼望门口,瞬间被惊呆了。

         这满脸肿包比少林灯泡头还要闪亮的红灯侠是哪位???
        
         眼见这位红灯侠掀起红肿的嘴角艰难地对他道:“道长你醒叻辣,可否姐我点药膏岔一下脸?”

         武当:???

         道长轻轻抚了抚额角,总觉得自己出门的方式不太对,于是转身准备走回房间再来一次。

         红灯侠一看见他转身就急了,连忙赶上去又说:“我是之前的辣位华山弟止啊,道长泥不仍得我辣么?”说着华山举起了手中的佩剑和那张揉得有些皱巴的欠条。
        
        “……等等等等,你让我先理一理……你是昨天的那位华山弟子?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红灯侠……啊不,是华山,看见武当终于理他简直要热泪盈眶,忙回道:“没什么,刚刚在松涛竹海中游览,正心旷神怡却一时不察,碰到了些虫子的窝……就这样了。”

         武当听着似是信了的样子,一脸同情地从转身上摸出来盒药膏递给他,看着他打开了取出一些细细搽了脸,回道:“松涛竹海景色虽好,但是夏季毒虫最是多……你不是武当弟子可能不太了解这个……这个药膏是专备给我们这些弟子做课业时准备的,药效挺好,你多搽些,也快些好。”

        “道长给的,自然没差。”华山搽完了药,感觉脸上麻痒暂消,脸上红肿也已没有那么惊人了,便将药膏合上还给了武当。

         武当摆摆手,把药膏放回他手上:“这药你拿着吧,早中晚各搽一次,很快就能消肿了。我这里还有好几盒,只是寻常药膏,少侠不必客气。”

         华山闻言也爽快收下,回了武当一个爽朗的笑。只是没有把药盒收起,而是拿在了手里,垂眸微不可见地轻轻摩裟着。

        经历这么一出倒也不亏……

        只是,他因为低下头,错过了武当看着他低头一瞬间,露出了一点颇为玩味的笑容。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