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黑洗衣露☆

这里立黑w
文画渣兼老咸鱼一条,混圈众多,产粮甚少。目前绑定自家亲爱哒夫君君@白叁生

【安雷安】明枪暗箭.下(素材堆积)

(立志写糖和段子的我堆了一堆虐梗素材emmmm……真的是素材你们别不信啊)

骑士曾经有过一段光辉的岁月。

保护美丽柔弱的小姐,与恶徒悍然搏斗。

只是后来心里只空余一腔漠然。

                                               ……

“大赛里可没有所谓的无辜之人,傻逼。”海盗抹了抹脸上被剑锋划出的血痕,如此对着他嗤笑道。

他用双剑将两位瑟瑟发抖的小姐稳稳地护在背后,对海盗们发出一声极不赞同的冷笑。

“就你背后护着的,可也不是什么娇弱的小花。”

“不用你管。”

海盗定定地看着他半晌,突然放肆地大笑起来。双胞胎姐妹瑟瑟发抖地缩在他的背后。

“噗嗤,傻逼就是傻逼,脑子里一根筋,算了,不和傻逼一般见识。”

海盗头子招招手,海盗团的其他人全都围了过去。

“走了走了,懒得看这叽叽歪歪的。”

海盗头子摇头晃脑地往前走,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微微低头凑到他耳边。

“我也挺期待你和她们会发生些什么呢~”

“小心别死了哟。”

“什么意思你!”他听到立马横眉冷对海盗头子,要不是空不出手可能还会揪着他衣领质问。

海盗头子头也不回,悠闲自得地走了。他本来想追上去,但是衣袖被小姐们扯住了,再想去也已经追不上了,只好先安抚着她们。

当天晚上他吃过小姐们煮的快餐面,躺在篝火旁脑子里来来回回循环播放着海盗头子的话,脑袋不觉有些混混沌沌的。

他眨眨眼睛,困倦得睡着了。

朦朦胧胧间听到身旁窸窸窣窣的声响,伴有咔嚓的两声轻响。

刀剑出鞘的声音。

战斗的本能使得他的头脑得到了瞬间的清醒。他突然发觉头脑浑浑噩噩,四肢发软。一睁开眼睛,正正对上拔刀对准他的双胞胎姐妹,以及在她们背后,岩壁上宛如一个影子一样的海盗头子。

海盗的脸在火光中若隐若现看不真切,唯有嘴角那抹嘲讽的弧度,他想他这辈子都忘记不了了。

寒芒一闪而逝,血花四溅,有几滴溅进他的眼睛,他呆愣着,慢慢抬起手揉了揉,眼前晕开了一片血色。

那一夜之后的骑士还是依旧爽朗阳光,只是再也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骑士道义从此只是一层披饰完美的外皮,他对于任何明枪暗箭,都学会了还以颜色。

如果有人给他暗箭,他从来不拔,只等遇上时,要狠狠地捅进他们的心脏里去。这样,才对得起他们的艰辛努力。

只有一个人,明枪暗箭他当场就给他了结。明枪就对着他的面门刺回去,暗箭就对着他的背后捅回去。反正这个人总能完美接下,再对他还以颜色。然后他们还可以酣畅淋漓再打一个来回,真是妙哉妙哉。

【安雷安】明枪暗箭.上(素材堆积)

        骑士游刃有余的爽朗外表下,其实藏了很多的黑黑烂烂的东西。

        背后的暗箭他从来不拔,只等遇上主人时把箭回敬给他们,要稳稳的插在他们的心脏上,才算对得起他们的“实力”。

        不过只有一个人给的明枪暗箭,他都会认真的一一化解,然后拿捏着分寸回敬回去。虽然美名曰骑士道义,但是自己心里清楚这是什么。虽然放开手脚以那人的实力也不至于会死,但是还没到时候呢。

        每次激烈的交锋,当剑尖和锤头相遇时的感觉总让能他心脏蜷缩一下,再舒展开。

        什么骑士道都忘干净,能打这一架淋漓尽致,就是痛快。

        明枪就直接对着那个人面门刺回去,暗箭就对着那个人背后直接捅回去。

        他很放心,反正那人每次都能安稳接好,还能再还以颜色,然后他们还可以再来一个来回,真是妙哉妙哉。

        只是这家伙总是要破坏自己的计划。

        原本他已经计划好了,等过完这次比赛就继续找他决斗,却冷不丁又听到了他被人围剿重伤的消息。

        啊,计划被破坏的感觉真是不爽。

        我可是个正直严谨的金牛座。

        然后骑士拎起双剑,一个人直进营地,来往的人看见陌生的人进来纷纷上前阻止,全部被他砍倒在了地。
啊,真弱,这么弱的家伙再组团也不可能伤得到他的,

         到底是谁呢……

         营地里乱成了一锅粥,被打了个措不及防的人们终于醒过神来,看着站在营地中央的人甩掉了剑锋上的血,慢条斯理的开口。
      
       “叫人啊。”

       “安迷修,你疯了?!我们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了?!”

        众人视线中央的骑士抹了抹衬衫上的血渍,缓缓扭过头对着说话的那个人笑了笑。

        寒芒一闪,血花四溅,骑士后退几步巧妙地躲过了那人喉头喷涌而出的血,他不想后面去找海盗的时候身上脏兮兮的,会被调侃。

        微笑地看着人捂住喉头嗬嗬地喘着倒地,他耐着性子再问了一遍。
     
        “该叫人了吧?”

        这个海盗背上的暗箭,他要帮他拔一拔了,不然之后,不好安排和他的决斗计划abcd。

【未完】

【华武】你开心就好(二)

第一章:http://liheixiyiluing.lofter.com/post/1e3df5d0_12daa091

(原创角色,因为作者不会取名所以暂时没有名字……后面会让他们互通姓名的,大概……
顺便前景提要和大概故事走向可看第一章,这章有点短,就凑合凑合……
以及作者就是想欺负华仔,不为什么[叉腰])

                                       ……

         这是华山悄悄尾随(划掉)暗中保护武当的第一天。
       

         一边在窗外看着隔开了哗哗水声的屏风发呆,一边手里却捧着个小本本运笔如飞。

        “他动人的身姿在一片水雾中若隐若现,长年掩在道袍下的肌肤如白玉般温腻无暇,他朱唇轻启,曰……嗡嗡嗡……??”

         华山正攥着笔想得入神处,还下意识摸了摸鼻子,闻声抬头不满地看向打扰了自己思路的罪魁祸首。
一抬头就正对上一双漆黑如墨的……虫眼。

        感知到寻找对象就在房间里,正准备飞进去的寻人蜂:“……嗡嗡嗡……!!!”
        

        只见华山面无表情,出手如电,转眼之间就将寻人蜂冷酷无情地戳死在窗边。

         远处松涛竹海,风吹叶窸窣。本是让人感到心旷神怡,道心通达的美景,此刻却布满了一只只小小的黑色身影,嗡嗡声如丝如缕,不绝于耳。

         华山面无表情地用笔尖把虫尸从窗框里挑了出去,合上了小本本抓在手里扇了扇,环顾四周,轻啧了一声。
烦人。

         夏天的虫子就是多,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打蚊子的技术。

        ……才怪。

        等到武当终于洗好了澡,穿戴整齐从房里出来的时候,放眼望门口,瞬间被惊呆了。

         这满脸肿包比少林灯泡头还要闪亮的红灯侠是哪位???
        

         眼见这位红灯侠掀起红肿的嘴角艰难地对他道:“道长你醒叻辣,可否姐我点药膏岔一下脸?”

         武当:???

         道长轻轻抚了抚额角,总觉得自己出门的方式不太对,于是转身准备走回房间再来一次。

         红灯侠一看见他转身就急了,连忙赶上去又说:“我是之前的辣位华山弟止啊,道长泥不仍得我辣么?”说着华山举起了手中的佩剑和那张揉得有些皱巴的欠条。
        

        “……等等等等,你让我先理一理……你是昨天的那位华山弟子?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红灯侠……啊不,是华山,看见武当终于理他简直要热泪盈眶,忙回道:“没什么,刚刚在松涛竹海中游览,正心旷神怡却一时不察,碰到了些虫子的窝……就这样了。”

         武当听着似是信了的样子,一脸同情地从转身上摸出来盒药膏递给他,看着他打开了取出一些细细搽了脸,回道:“松涛竹海景色虽好,但是夏季毒虫最是多……你不是武当弟子可能不太了解这个……这个药膏是专备给我们这些弟子做课业时准备的,药效挺好,你多搽些,也快些好。”

        “道长给的,自然没差。”华山搽完了药,感觉脸上麻痒暂消,脸上红肿也已没有那么惊人了,便将药膏合上还给了武当。

         武当摆摆手,把药膏放回他手上:“这药你拿着吧,早中晚各搽一次,很快就能消肿了。我这里还有好几盒,只是寻常药膏,少侠不必客气。”

         华山闻言也爽快收下,回了武当一个爽朗的笑。只是没有把药盒收起,而是拿在了手里,垂眸微不可见地轻轻摩裟着。

        经历这么一出倒也不亏……

        只是,他因为低下头,错过了武当看着他低头一瞬间,露出了一点颇为玩味的笑容。
【未完】

关于之前的雷安文orz

之前发的图,我对此感到十分抱歉!!没有弄清楚图片来源就放上去了😂😂
很少弄这个,不知道图片怎么删掉所以只能这条删掉再发了,这里感谢一下提醒我的好心人,谢谢提醒!
下面tag“小孩子打架也可以那么凶残的吗”点击可看文。

【震惊!小学生不好好读书竟然还在小巷子里打架!】

#小正太打架#背景大概就是小孩子时期的雷狮和安迷修。同班同学吵架然后安迷修出于好心去劝告雷狮,劝不成反被怼,一时火上心头就……嘿嘿嘿)
早熟狮狮+傻白小骑士,纯粹写出来自己爽一下,有ooc什么的请手下留情,温柔地小窗我……)

另外说一下之前的那条图文我不会删图所以全删了,十分抱歉影响了你们的观看,关于这方面的道歉书可看tag“小孩子打架也可以那么凶残的吗”

                                            …………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会做的啦,”安迷修向雷狮自以为俏皮潇洒地挤挤眼睛:“会惹来众怒的~”

“哦,为什么?”雷狮看着他,交叠了双手放在胸前,往墙边一靠一脸好整以暇。他背上的书包因为他的动作重重地压在墙上,发出不堪重负的“噗”的一声轻响。

“呃,这个嘛……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不太好吧,要公然反对大家的意见什么的……嗯,我是说,人总要学会,嗯……市侩一些,才能活得更好。适应社会,唔,对吧?”

“就像你之前冲进小巷子里英雄救美的壮举一样?”雷狮看着他的眼神里带了一点嘲弄的意味:“那会儿那么见义勇为,现在却又来劝人不要冲动,小英雄,你可真是矛盾极了呀。”

“……什么?”他下意识攥紧拳头:“……你当时在场?你看到了,却没有想过要帮忙?!”

“哦,可笑,幼稚的小英雄,你以为谁都会像你一样,不知死活不自量力地去趟浑水?”安迷修闻言愣了愣,抬眼刚好对上雷狮眼里的嘲讽,还有一丝怜悯的眼神。脑中各种情绪炸开,恼怒,羞愤驱使安迷修举起握紧的拳头,对着雷狮的脸狠狠地砸下去。

砰地一声闷响,拳头被雷狮一掌接下,那只手像铁箍一样紧紧地箍住了他的拳头。雷狮对着他挑衅似地轻蔑地笑了笑。安迷修被完全激怒了,想都没想就把另一个拳头送了上去,然后是左腿、右腿、牙齿、额头……歇斯底里,毫无章法地一通乱打,然后顺理成章地被制服了。他又一次被人摁倒在小巷口满是肮脏灰尘的地面上,两人的书包因为打斗都被丢到了一边,他的侧脸被摁得紧贴在地面上,拼命挣扎,气喘吁吁。

一直等到安迷修渐渐平静下来,不再做反抗后,雷狮才顺了顺气,松开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裤子上的尘土。在他挣扎着起身再次扑向他的时候,雷狮慢悠悠地开口了:“这条小巷这么人迹罕至,你以为警察真的会刚好在这里巡察吗?”

“别傻了,幼稚的小骑士……”后面的话安迷修已经听不清,呆愣着,脑袋里的思绪被搅成一团乱麻。是吗,这个人救了他,救了他们?

他突然变得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还是沾满灰尘的那种。嘴里嚅嗫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觉得眼睛好像是进了灰尘一样痒痒的,鼻子里有点发酸。

他下意识用手背揉了揉,发现眼眶里盛满了透明的液体。他愣了愣,换了另一只手去擦,使劲地擦,手掌、手背、手臂、衣袖……越擦越止不住,越止不住越使劲擦。最后他蹲在了地上,把脑袋深深地埋在用自己的膝弯和细弱的臂膀遮起一小片黑暗里,抑止不住地呜咽着。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被一根针一扎,全部都像洪水一样倾泻而出。

他朦朦胧胧想起那时候的女孩子,在被人发现的那一瞬间跌跌撞撞地丢下他跑向巷口,跑向光明。他被摁在满是灰尘的地上,一边挣扎一边看着她离去,嘴上喊着让她快跑,心里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喊着,不要走,救救我。

他知道女孩的怯弱是必然的,事后也并没有去追问什么,只是心里头有什么小小的光亮,慢慢熄灭。

安迷修就这么抽噎着,在衣服裤子上胡乱地磨来蹭去,灰尘和眼泪混合着被蹭到了衣服上,蹭出了一块块脏兮兮的灰痕。他的脸上满是湿漉漉的感觉。

只听到雷狮在他的头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嘟嚷了句什么。头上突然传来属于那人掌心的温热,还有杂乱发丝被抚过的麻痒感。他下意识一僵,缩了缩脑袋。
“喂,麻烦抬个头。”雷狮突然说了一句。他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别别扭扭地把头抬起了一点,泪眼朦胧地看着人。

雷狮伸出手托起他的下巴,他感到眼前一黑,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块纸巾。雷狮的手指隔着纸巾描摹着他的脸,温柔细致地清理起他脸上的污垢。

安迷修一下子呆住了,就这么呆愣地蹲在了那里。他们凑得很近,他甚至能隔着那张薄薄的纸巾感受到雷狮探寻的视线和温热的鼻息。他的脸慢慢地在涨红,甚至开始发烫。

等到雷狮终于把他的脸摸了个遍,感觉清理得差不多,把纸巾拿起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掩饰的红苹果脸蛋就这么新鲜出炉。独属于小孩子的白嫩脸色,还带了点天真懵懂意味的眼神清澈见底,比脸色还要红艳的嘴唇像樱桃一样鲜嫩圆润得可爱。

他长了一张可爱讨喜的脸蛋。

雷狮有点好笑地看着手底的人红通通的脸蛋,神使鬼差地在嘴唇上怔忡了一下。直到他戳了戳他,他才猛地回神,然后开始掐住他的脸颊扯了扯,感受到手底下的一片软嫩弹滑,嘴角不自觉地翘起了一个弧度。

“唔唔唔???银发……银发开窝……!”安迷修被扯住脸颊口齿不清地抗议着,用力拍开了雷狮的手。

雷狮迫于各种不可说的压力放开了手,揉了揉被拍红的手背。因为害羞恼怒以及各种不可说的缘由,安迷修下手的力道有点重,那人的手背肉眼可见的红了一大块。

“哇,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啊?”

“我我……可是你你你……”

“唉行吧,看你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唔,就是衣服要换了,你自己回家换去吧,我走啦。”雷狮把自己书包背好了,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把手伸了过去。

“干嘛?”

“傻逼骑士,你要一直坐在这地上吗?”

“哦……哦。”他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雷狮一把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立刻松开了,装作轻快地转身就走。
安迷修把他自己的书包捡起来,拍了拍它身上的尘土,拎着它看着人的背影消失在巷口拐角。他张口闭口好几次,嚅嗫着憋出一句再见。雷狮好像是听到了,脚下顿了顿,背着他扬了扬手,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华武华#攻受未定,故事线大概就是邪恶阵营的武当看上了接他红榜的华山,两个都不是好人的人各怀鬼胎的靠近对方,最后肯定是会在一起的,毕竟不写he可能会被打死(嗯)】

武当:“这个华山一点都不符合我的想象,请问我能退货吗?”
作者:“emmmmm……不能。”

(楼下配图一时间不知道放什么好,于是放放自己的儿子们吧)

【华武】你开心就好(一)

                                  
            这个人真是奇怪。他一眼就看透这个人圆滑外表底下,仿佛深深藏在剑鞘里的锋芒。
        
        明明手指已经扣上了剑柄,只轻轻握了一下又放松了,任小贩那般无理取闹,抱紧了他的大腿死不放松,他也带着无所谓的笑容,摆着一幅漫不经心的轻松姿态,敷衍着人。
        
        这厮端得是一副十足的市井做派。只有一直看着他们的武当,才知道那小贩曾处于怎样的危险境地。
       
        明明能用一只手就能让那喋喋不休的人永远的闭上嘴巴,却还要辛苦自己的口舌力气和人周旋,真是太矛盾。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穷?还是因为一身正气不忍伤害无辜?
       
        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无趣极了,一点都不像那雪山里高高在上的云中鹰。
          
        坐在茶馆门口的角落里头的武当,端着一杯茶看着路边还在和小贩纠缠的华山,看得入了神。
       
        正在和店家讨价还价的华山若有所感,转过头来,刚好正对上他的眼睛。
       
        明若星子的眼眸微眯着,华山眼里寒芒纤毫毕现。冰冷而又锐利,仿佛龙渊的寒潭,盈盈一湖江波在阳光下清亮得灼眼,却是阳光也温暖不了的冷清。
       
         绝世好剑不过如斯。
       
         武当神色自若地对着人微微颉首,回以一个笑容。只一瞬间,他眼底的情绪就收敛得一干二净,恢复了先前淡然无波的模样。
       
         那个华山看了他一会儿,回头向小贩说了句什么,小贩也回头看了看他,然后摆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华山解下了腰间的玉佩递给小贩,然后大步流星地朝他这边走来。
      
        就在武当认真地思考着到底要走还是要留的当儿,一大片阴影已经向他笼罩过来,逼得他回了神。
       
        原来是那个华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正单手支着桌面,俯身凑到他面前。
       
         武当背着光看不清华山的表情,刚想开口问何事,结果华山抢先开口了:“道长,相逢即是缘,不如借我几文钱?”
      
        “嗯……?”武当当场愣了愣,总觉得这个开场好像有哪里不对,反应过来,又觉得有些好笑。
       
        华山估摸着是看他的神色放松了,就继续再接再厉道:“我最近只是手头有些紧。又刚好碰上了以前的熟人,实在是没办法,还望道长能锦……呃,雪中送炭一下。”
 
       武当听完莫名地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一派道家的高深莫测。

        求问武当最后借钱了吗?那当然是……
 
      借了,还算了利息,叫华山画了押。

        从华山看来,这位道长似乎是蓄谋已久。他才刚刚说完,那道长就从袖袋里拿出了一沓欠条,还问店家要了笔来,带着一点意味不明的笑容,说是说的写好了欠条前缀。但是又特别好心的留下了所欠款项和归还时间……

       但是华山感觉这种好心,不要也罢……

        因为上面明晃晃的写着超过十天后需要给的巨额利息……
 
       华山:……
 
       武当把欠条和笔递给了他,顺便给了他一个看上去特别明媚无害的笑容。

        华山差点绷不住姿势想要夺路而逃。但是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计划,只能顿了顿,回以武当一个虚弱的笑容,接过了纸笔,嘴里有些发苦。

        写好了欠条,签上了名字又画了押,道长满意的点点头,抬手把欠条收回怀里,又打开背后的剑匣,轻巧地从里头掏出了华山貌似从来没拥有过的巨额款项。
 
       一大袋子铜钱加银两砸在桌子上,砸得年久失修的可怜桌脚颤了三颤。【未完】

和祁掌柜一起合作的画xd)
展喵喵初到阁里的情形☆
(后面三p是授权截图)
顺便发个群宣,欢迎各位一起来玩啊~
欢迎加入杏花疏影阁,群聊号码:576626607
欢迎加入杏花疏影阁,群聊号码:576626607欢迎加入杏花疏影阁,群聊号码:576626607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求帮k,k的都是小天使♡)

韵光正好。
出去看一看这个世界吧。

#第一次cos记录,人丑不喜勿点#
第一次正片记录,和媳妇一起拍的xd因为修毛修得不好人也超丑……所以大概看点就是丑萌?(不要打开大图了)
大概故事是这样的(含普解苏解,不喜注意)ooc归我,主要看意境哈

“美丽的小姐,你的向日葵。”
“我并不认识你。”

“我们又见面啦。”
“……是的。”
“跟我走怎么样?”
“…………好。”

“……我讨厌雨天。”
“打个伞就好了嘛,不碍事。”
“对了,你不喜欢下雨天,那你喜欢什么天气?”
“……晴天,阳光很温暖。”
“你还真是喜欢向日葵啊!”
“嗯?”
“连习性都和向日葵一样,哈哈~”
“您还是别和我说话了,好吗?”

一切看起来十分美好,但慢慢开始相爱的两人却也在慢慢地消亡,并对于彼此的日渐虚弱心照不宣。
只要我们有过这一时的相爱,就好。
首先消亡的是尤妮,然后就是伊莉雅。慢慢的,都是从身体内部开始消失的。两人将自己的对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依旧每日平平常常地谈笑风生。
……直到最后终于消失殆尽,只余那株向日葵孤零零地待在那里。
“……最后就不需要说些什么了,对吧?”
“当然,不过希望在天堂里,还能这么牵着你的手走。”
“如果你先走了,我也会努力追上的。”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能耐了,哈哈哈!”
……end……
【第一次弄这类文案,写得不好请见谅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