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黑洗衣露☆

这里立黑w
文画渣兼老咸鱼一条,混圈众多,产粮甚少。目前绑定自家亲爱哒夫君君@白叁生

听着听着突然就有点眼眶湿润了。

关于之前的雷安文orz

之前发的图,我对此感到十分抱歉!!没有弄清楚图片来源就放上去了😂😂
很少弄这个,不知道图片怎么删掉所以只能这条删掉再发了,这里感谢一下提醒我的好心人,谢谢提醒!
下面tag“小孩子打架也可以那么凶残的吗”点击可看文。

【震惊!小学生不好好读书竟然还在小巷子里打架!】

#小正太打架#背景大概就是小孩子时期的雷狮和安迷修。同班同学吵架然后安迷修出于好心去劝告雷狮,劝不成反被怼,一时火上心头就……嘿嘿嘿)
早熟狮狮+傻白小骑士,纯粹写出来自己爽一下,有ooc什么的请手下留情,温柔地小窗我……)

另外说一下之前的那条图文我不会删图所以全删了,十分抱歉影响了你们的观看,关于这方面的道歉书可看tag“小孩子打架也可以那么凶残的吗”

                                            …………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会做的啦,”安迷修向雷狮自以为俏皮潇洒地挤挤眼睛:“会惹来众怒的~”

“哦,为什么?”雷狮看着他,交叠了双手放在胸前,往墙边一靠一脸好整以暇。他背上的书包因为他的动作重重地压在墙上,发出不堪重负的“噗”的一声轻响。

“呃,这个嘛……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不太好吧,要公然反对大家的意见什么的……嗯,我是说,人总要学会,嗯……市侩一些,才能活得更好。适应社会,唔,对吧?”

“就像你之前冲进小巷子里英雄救美的壮举一样?”雷狮看着他的眼神里带了一点嘲弄的意味:“那会儿那么见义勇为,现在却又来劝人不要冲动,小英雄,你可真是矛盾极了呀。”

“……什么?”他下意识攥紧拳头:“……你当时在场?你看到了,却没有想过要帮忙?!”

“哦,可笑,幼稚的小英雄,你以为谁都会像你一样,不知死活不自量力地去趟浑水?”安迷修闻言愣了愣,抬眼刚好对上雷狮眼里的嘲讽,还有一丝怜悯的眼神。脑中各种情绪炸开,恼怒,羞愤驱使安迷修举起握紧的拳头,对着雷狮的脸狠狠地砸下去。

砰地一声闷响,拳头被雷狮一掌接下,那只手像铁箍一样紧紧地箍住了他的拳头。雷狮对着他挑衅似地轻蔑地笑了笑。安迷修被完全激怒了,想都没想就把另一个拳头送了上去,然后是左腿、右腿、牙齿、额头……歇斯底里,毫无章法地一通乱打,然后顺理成章地被制服了。他又一次被人摁倒在小巷口满是肮脏灰尘的地面上,两人的书包因为打斗都被丢到了一边,他的侧脸被摁得紧贴在地面上,拼命挣扎,气喘吁吁。

一直等到安迷修渐渐平静下来,不再做反抗后,雷狮才顺了顺气,松开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裤子上的尘土。在他挣扎着起身再次扑向他的时候,雷狮慢悠悠地开口了:“这条小巷这么人迹罕至,你以为警察真的会刚好在这里巡察吗?”

“别傻了,幼稚的小骑士……”后面的话安迷修已经听不清,呆愣着,脑袋里的思绪被搅成一团乱麻。是吗,这个人救了他,救了他们?

他突然变得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还是沾满灰尘的那种。嘴里嚅嗫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觉得眼睛好像是进了灰尘一样痒痒的,鼻子里有点发酸。

他下意识用手背揉了揉,发现眼眶里盛满了透明的液体。他愣了愣,换了另一只手去擦,使劲地擦,手掌、手背、手臂、衣袖……越擦越止不住,越止不住越使劲擦。最后他蹲在了地上,把脑袋深深地埋在用自己的膝弯和细弱的臂膀遮起一小片黑暗里,抑止不住地呜咽着。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被一根针一扎,全部都像洪水一样倾泻而出。

他朦朦胧胧想起那时候的女孩子,在被人发现的那一瞬间跌跌撞撞地丢下他跑向巷口,跑向光明。他被摁在满是灰尘的地上,一边挣扎一边看着她离去,嘴上喊着让她快跑,心里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喊着,不要走,救救我。

他知道女孩的怯弱是必然的,事后也并没有去追问什么,只是心里头有什么小小的光亮,慢慢熄灭。

安迷修就这么抽噎着,在衣服裤子上胡乱地磨来蹭去,灰尘和眼泪混合着被蹭到了衣服上,蹭出了一块块脏兮兮的灰痕。他的脸上满是湿漉漉的感觉。

只听到雷狮在他的头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嘟嚷了句什么。头上突然传来属于那人掌心的温热,还有杂乱发丝被抚过的麻痒感。他下意识一僵,缩了缩脑袋。
“喂,麻烦抬个头。”雷狮突然说了一句。他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别别扭扭地把头抬起了一点,泪眼朦胧地看着人。

雷狮伸出手托起他的下巴,他感到眼前一黑,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块纸巾。雷狮的手指隔着纸巾描摹着他的脸,温柔细致地清理起他脸上的污垢。

安迷修一下子呆住了,就这么呆愣地蹲在了那里。他们凑得很近,他甚至能隔着那张薄薄的纸巾感受到雷狮探寻的视线和温热的鼻息。他的脸慢慢地在涨红,甚至开始发烫。

等到雷狮终于把他的脸摸了个遍,感觉清理得差不多,把纸巾拿起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掩饰的红苹果脸蛋就这么新鲜出炉。独属于小孩子的白嫩脸色,还带了点天真懵懂意味的眼神清澈见底,比脸色还要红艳的嘴唇像樱桃一样鲜嫩圆润得可爱。

他长了一张可爱讨喜的脸蛋。

雷狮有点好笑地看着手底的人红通通的脸蛋,神使鬼差地在嘴唇上怔忡了一下。直到他戳了戳他,他才猛地回神,然后开始掐住他的脸颊扯了扯,感受到手底下的一片软嫩弹滑,嘴角不自觉地翘起了一个弧度。

“唔唔唔???银发……银发开窝……!”安迷修被扯住脸颊口齿不清地抗议着,用力拍开了雷狮的手。

雷狮迫于各种不可说的压力放开了手,揉了揉被拍红的手背。因为害羞恼怒以及各种不可说的缘由,安迷修下手的力道有点重,那人的手背肉眼可见的红了一大块。

“哇,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啊?”

“我我……可是你你你……”

“唉行吧,看你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唔,就是衣服要换了,你自己回家换去吧,我走啦。”雷狮把自己书包背好了,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把手伸了过去。

“干嘛?”

“傻逼骑士,你要一直坐在这地上吗?”

“哦……哦。”他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雷狮一把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立刻松开了,装作轻快地转身就走。
安迷修把他自己的书包捡起来,拍了拍它身上的尘土,拎着它看着人的背影消失在巷口拐角。他张口闭口好几次,嚅嗫着憋出一句再见。雷狮好像是听到了,脚下顿了顿,背着他扬了扬手,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华武华#攻受未定,故事线大概就是邪恶阵营的武当看上了接他红榜的华山,两个都不是好人的人各怀鬼胎的靠近对方,最后肯定是会在一起的,毕竟不写he可能会被打死(嗯)】

武当:“这个华山一点都不符合我的想象,请问我能退货吗?”
作者:“emmmmm……不能。”

(楼下配图一时间不知道放什么好,于是放放自己的儿子们吧)
                                   ……
            这个人真是奇怪。他一眼就看透这个人圆滑外表底下,仿佛深深藏在剑鞘里的锋芒。
        
        明明手指已经扣上了剑柄,只轻轻握了一下又放松了,任小贩那般无理取闹,抱紧了他的大腿死不放松,他也带着无所谓的笑容,摆着一幅漫不经心的轻松姿态,敷衍着人。
        
        这厮端得是一副十足的市井做派。只有一直看着他们的武当,才知道那小贩曾处于怎样的危险境地。
       
        明明能用一只手就能让那喋喋不休的人永远的闭上嘴巴,却还要辛苦自己的口舌力气和人周旋,真是太矛盾。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穷?还是因为一身正气不忍伤害无辜?
       
        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无趣极了,一点都不像那雪山里高高在上的云中鹰。
          
        坐在茶馆门口的角落里头的武当,端着一杯茶看着路边还在和小贩纠缠的华山,看得入了神。
       
        正在和店家讨价还价的华山若有所感,转过头来,刚好正对上他的眼睛。
       
        明若星子的眼眸微眯着,华山眼里寒芒纤毫毕现。冰冷而又锐利,仿佛龙渊的寒潭,盈盈一湖江波在阳光下清亮得灼眼,却是阳光也温暖不了的冷清。
       
         绝世好剑不过如斯。
       
         武当神色自若地对着人微微颉首,回以一个笑容。只一瞬间,他眼底的情绪就收敛得一干二净,恢复了先前淡然无波的模样。
       
         那个华山看了他一会儿,回头向小贩说了句什么,小贩也回头看了看他,然后摆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华山解下了腰间的玉佩递给小贩,然后大步流星地朝他这边走来。
      
        就在武当认真地思考着到底要走还是要留的当儿,一大片阴影已经向他笼罩过来,逼得他回了神。
       
        原来是那个华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正单手支着桌面,俯身凑到他面前。
       
         武当背着光看不清华山的表情,刚想开口问何事,结果华山抢先开口了:“道长,相逢即是缘,不如借我几文钱?”
      
        “嗯……?”武当当场愣了愣,总觉得这个开场好像有哪里不对,反应过来,又觉得有些好笑。
       
        华山估摸着是看他的神色放松了,就继续再接再厉道:“我最近只是手头有些紧。又刚好碰上了以前的熟人,实在是没办法,还望道长能锦……呃,雪中送炭一下。”
 
       武当听完莫名地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一派道家的高深莫测。

        求问武当最后借钱了吗?那当然是……
 
      借了,还算了利息,叫华山画了押。

        从华山看来,这位道长似乎是蓄谋已久。他才刚刚说完,那道长就从袖袋里拿出了一沓欠条,还问店家要了笔来,带着一点意味不明的笑容,说是说的写好了欠条前缀。但是又特别好心的留下了所欠款项和归还时间……

       但是华山感觉这种好心,不要也罢……

        因为上面明晃晃的写着超过十天后需要给的巨额利息……
 
       华山:……
 
       武当把欠条和笔递给了他,顺便给了他一个看上去特别明媚无害的笑容。

        华山差点绷不住姿势想要夺路而逃。但是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计划,只能顿了顿,回以武当一个虚弱的笑容,接过了纸笔,嘴里有些发苦。

        写好了欠条,签上了名字又画了押,道长满意的点点头,抬手把欠条收回怀里,又打开背后的剑匣,轻巧地从里头掏出了华山貌似从来没拥有过的巨额款项。
 
       一大袋子铜钱加银两砸在桌子上,砸得年久失修的可怜桌脚颤了三颤。【未完】

和祁掌柜一起合作的画xd)
展喵喵初到阁里的情形☆
(后面三p是授权截图)
顺便发个群宣,欢迎各位一起来玩啊~
欢迎加入杏花疏影阁,群聊号码:576626607
欢迎加入杏花疏影阁,群聊号码:576626607欢迎加入杏花疏影阁,群聊号码:576626607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求帮k,k的都是小天使♡)

韵光正好。
出去看一看这个世界吧。

#第一次cos记录,人丑不喜勿点#
第一次正片记录,和媳妇一起拍的xd因为修毛修得不好人也超丑……所以大概看点就是丑萌?(不要打开大图了)
大概故事是这样的(含普解苏解,不喜注意)ooc归我,主要看意境哈

“美丽的小姐,你的向日葵。”
“我并不认识你。”

“我们又见面啦。”
“……是的。”
“跟我走怎么样?”
“…………好。”

“……我讨厌雨天。”
“打个伞就好了嘛,不碍事。”
“对了,你不喜欢下雨天,那你喜欢什么天气?”
“……晴天,阳光很温暖。”
“你还真是喜欢向日葵啊!”
“嗯?”
“连习性都和向日葵一样,哈哈~”
“您还是别和我说话了,好吗?”

一切看起来十分美好,但慢慢开始相爱的两人却也在慢慢地消亡,并对于彼此的日渐虚弱心照不宣。
只要我们有过这一时的相爱,就好。
首先消亡的是尤妮,然后就是伊莉雅。慢慢的,都是从身体内部开始消失的。两人将自己的对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依旧每日平平常常地谈笑风生。
……直到最后终于消失殆尽,只余那株向日葵孤零零地待在那里。
“……最后就不需要说些什么了,对吧?”
“当然,不过希望在天堂里,还能这么牵着你的手走。”
“如果你先走了,我也会努力追上的。”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能耐了,哈哈哈!”
……end……
【第一次弄这类文案,写得不好请见谅orz】

随手记素材《剑意》

#就是一个玩游戏的体悟(?)#
(当成是一个用剑大师的生平故事看也ok,文言文随手记,有借鉴,详情可搜小游戏“说剑”,写得不好处欢迎广大道友前来论道)

年少时苦练剑术,因家族历练得以初涉江湖,使轻剑,剑身轻便灵巧,贵之以神速,以快破敌。

青年时尝惩恶锄奸,名声大噪,使锐剑,剑意锐利,锋芒不可拭,只求一往无前的剑气,以锐破敌。

壮年时国家动荡,主动加入战场上阵杀敌,使重剑,剑意逐渐沉淀,善做纵观大局之势,尝以一剑破万军,然剑重,去势慢矣,如出当以一剑即收,此技唯能熟耳。

后国家安定,便退出朝廷,隐于市,为求剑意更进一步,尝得紫薇,常别于腰间,与徒对练时用。软剑有锋,却软绵不可出,有所悟,尝以圆滑之意,似柔却缠,重重绕叠锋芒毕露,以柔势可万刚。

后垂老矣,两鬓斑白,善得禅心,远离喧嚣。从此便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久隐于山野。即便如此上门挑战之人仍有,坚韧不拔之辈善之,便使一柄木剑。木不可抗金,然剑意圆融,却可避其锋芒,眼观之,阻其去势,拨其力道,使其锋芒不得势,频退频颓,如此便是一两拨千斤矣,以巧破敌。
一生究其剑意之极致,然得之,又未能得之。一生之悟,倾尽于此五剑之中,留待后人之缘。
【END】

苏解纪念文(有点小虐,我已经尽量写甜了_(:зゝ∠)_)

*现cp露中,有苏中,可能还有少许冷战,注意避雷
*小虐怡情,小甜怡心
*感谢给我意见和给我改文的小天使们orz

您举着枪扶着帽站在茫茫雪原中与我并肩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您的身影温柔却坚韧,就像那挺拔的白桦树。
我想大概是从那时候,我就喜欢上了您了吧。
王耀收回脑海中如潮般翻涌的思绪,轻轻地半蹲在刻着鲜艳红星的墓碑前,开始动作柔和仔细地整理起一束来自美洲的向日葵。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美/国带来的,他把它们仿佛发脾气一样的往下杵,却在花束尾端快接近这石碑时变得小心翼翼,最终动作有些僵硬地把花束轻轻放在了墓碑前,然后沉默着转身就走。橙黄的花瓣上仿佛还留着露珠带着美洲热烈阳光的味道,在十二月的寒风中轻轻摇曳着,显得生机勃勃。在碑前摆放着的花繁杂乱眼,桔梗,白百合,蓝色矢车菊……满满当当的塞满了不大的墓台。
王耀熟练地把这些花都按着颜色样式摆放的好看些,又从怀中拿出一束红艳欲滴的牡丹缓缓放在了向日葵的旁边。
凝视了半晌,他拍拍沾在手上的花瓣草屑,一手捋过额前被风吹乱的黑发别在耳后,起身舒展了身体后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
树林外面还有只带着白围巾的熊状生物,固执的说什么也不愿意一起进来,宁愿在林外受冻。望着在林外他的身影总会不禁的让王耀想到身后碑上的名字,可他紫水晶清澈般的眸子却无时不刻的提醒着——那人已经不在了。
就在王耀一脚刚踏出白桦林的时候,那只熊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
“小——耀——☆”
“诶诶诶,我在。别抱这么紧阿鲁——”
“我想你了嘛~等了好久呐~”
“我就进去了那么一会儿……吧?”
“那也是呀~外面好冷QLQ今晚小耀你要好好陪我喝酒~”
“小心你到时喝高了又得我扛着你走……”
还没等站定,他的手就落入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所在,被紧紧地握住,被牵着拉着往前走去。
王耀转过头,看着那墓碑在白桦林和风雪间渐渐隐没,也将渐渐平复的思绪继续埋藏在心底。
回头缓缓呼出一口白气,回握着伊万的手紧了紧。
随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肆虐的风雪将他们的足迹也一寸寸的抹平,恢复白茫茫的一片,安静的似乎从未有人来过。

——“您坚持的这条路,我会努力走下去。”

持续放毒——☆
这是百香果酱香草奶油蛋糕~
饿了就说,人要诚实ww